一只向月亮道晚安的小兔子,究竟有什幺畅销七十年的魅力?《月亮


一只向月亮道晚安的小兔子,究竟有什幺畅销七十年的魅力?《月亮

「房间 晚安/月亮 晚安/跳过月亮的牛 晚安⋯⋯全世界的声音 晚安」

这些句子你可能有点熟悉。小时候,你可能常常窝在爸妈怀里,和他们一起对着这些事物说晚安,或者你可能是一位爸妈,每天和你的孩子一起向这些事物说晚安。无论如何,今年是童书《月亮,晚安》(Goodnight Moon)出版七十周年,这意味着我们已经跨越世代,对着同一个月亮说了七十年的晚安。

这件事的指标性意义不仅体现在这个数字上,尤其重要的是,「在我们这样的世代,有越来越多电视节目和DVD替代书本为孩子提供他们熟知的故事。」纽约莎拉.劳伦斯学院(Sarah Lawrence College)的文学系系主任米尔斯(Nicolaus Mills)如是说。

在Daily Beast的一篇文章中,米尔斯解析了这本经典童书不论在过去或现在都如此具独特地位的原因。

《月亮,晚安》在1947年的时候初出版,由童书作家玛格丽特.怀兹.布朗(Margaret Wise Brown)撰文,克雷门.赫德(Clement Hurd)作画,至今已销售四千八百万本。

《月亮,晚安》和一般童书不同,没有明显的情节,也没有发展出任何角色故事,仅仅只有一只小兔子在睡前反覆地对房间里的所有事物道晚安。但是这本书的精神就在于「让孩子为自己的世界赋予意义」。

米尔斯认为,布朗为这本书注入这样的信念其来有自。他指出,布朗在1930年代时受到纽约班克街儿童学校(Bank Street School for Children)创办人露西.史普拉格.米雪儿(Lucy Sprague Mitchell)的理念影响,而米雪儿的理念更直接来自对现代儿童教育具有重大影响的教育家约翰.杜威(John Dewey)。

杜威主张教育本身不具目的性,不应附庸为父母或教师的目的,因此也不应「为了养成社会效率而抹杀儿童青年的天性」。儿童应以「经验」为学习的中心,而经验是「『主动而又被动的』事情,本来不是『认识的』事情」。

米雪儿延伸了这样的概念。她认为,孩童会为他们第一手认识的事物着迷,而空想出来的事物会让他们分心。

「只有眼光盲目的成年人会认为熟悉的事物不有趣。」她在1921年出版的《此时此刻故事书》(Here and Now Story Book,暂译)引言中说,「为了娱乐孩童,而给他们奇异、古怪、不现实的事物,这就是这种成年人的盲目造成的不幸结果。在孩童确实对寻常事物习以为常之前,他们是不会对不寻常的事物感到新奇的。」

《月亮,晚安》就是上述这两位教育家的理念结合的产物。在书中,小兔子的晚安是说给他熟知的世界听的;在布朗和赫德以七页的篇幅,透过文字和绘画细数房间的摆设之后,小兔子开始说晚安。他道晚安的对象没有特意的顺序,一件跳过一件,孩童阅读的当下会再次历经前几页曾经看过的事物。

而房间中有一位老太太,我们并不清楚她是小兔子的母亲、奶奶或保母。小兔子也向她道了晚安,但她的存在和窗外的月亮或墙上的画中跳过月亮的牛并无二致。房间中的所有事物都是平等的。直到他讲完「Goodnight noises everywhere.」,小兔子终于心满意足地入睡。然后如书中所绘,房间暗了下来。

在绘本一开始,墙上的时钟指着晚上七点,结束的时候,时钟已经变成八点十分,也就是说,小兔子花了超过一小时的时间完成这一趟晚安巡礼。「他不觉得自己需要赶时间,也没有任何成年的兔子催促他赶快结束。」米尔斯点出此处的重要性。

书中没有外加的情绪和多余的情节,一切都留给阅读的孩子去感受。

而正如米尔斯(和许多现代的家长)曾指出的,除了照着书本的节奏一起道晚安之外,陪孩子找出每一页中的老鼠也是一项乐趣。但是,作者其实也留了一点孩子不容易发现的惊喜给大人。

比方说,小兔子的床边柜子上,也躺了一本不容易注意到的《月亮,晚安》;一开始的叙述中指出房间里有两幅画,但其实共有三幅画;「三只小熊」的画中,墙上也有另一幅书中已经出现过的「跳过月亮的牛」;在某空白页中,小兔子突然没来由地说了句「晚安 晚安」(Goodnight nobody)⋯⋯种种这些有点神祕的安排,从来没有获得解释。

「不难想像,布朗和赫德想要保证家长和孩子一起阅读这本孩子们想一听再听的故事时,他们自己不会感到无聊。」米尔斯说。

Daily Beast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