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还乡】回乡,和东布青许凯文「同吃一锅饭」


许凯文,一位典型的部落青年。在年轻时如父母的愿望,远离部落、到大城市求学上研究所。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远离孕育他的部落和家乡。但他却没有失去对部落的好奇心,当他参与原住民族委员会「布农族东群部落学校」担任助教学师后,回乡的烈火被点燃。他决定打破「离开」的路径,将目光看回自己的出发地。并且他不仅自己回去,他还想邀请更多青年回乡,找出「青年在部落生存的方法」。

回乡,点燃炉灶的火,「同吃一锅饭」。

找回失落的布农文化与骄傲

这把「燃灶之火」,得从布农族祭仪文化的失落开始说起。

在布农族文化里,「同吃一锅饭」(布农语:tastu baning)不仅仅是「吃饭」,它更是一段社会关係认可的过程。布农族耆老认为,当同吃一锅饭后,原本的陌生人就能成为好朋友、一家人,并一起合作任何事。

对布农族来说,「祭仪」是连结家族与部落的重要形式。除了大众耳熟能详的「射耳祭」,还包含一连串的农作岁时祭仪,包括:开垦祭、播种祭、除草祭、收穫祭到进仓祭。

布农族耆老一向认为:「家到哪里,小米也会到哪里。」小米的祭仪是一段向大地致谢的过程,而布农族正是透过各种祭仪,传承文化中的生命观和宇宙观,并教导后代子孙感恩大地、尊重生命、重视家族。

但随着社会文化改变,「很多祭仪文化已经流失了」,许凯文说。过去,无论是汉人还是日人,对原住民族文化并不理解和尊重, 许多长辈在不断被歧视的眼光中,渐渐不说族语、抛弃祭仪。为了生存,并且让下一代脱离被压抑的辛苦环境,「远离部落」成为不得不的选择。

【青春还乡】回乡,和东布青许凯文「同吃一锅饭」

可以说许凯文的父母辈成了「被牺牲的一代」:脱掉原住民身份,带着下一代拼命融入主流社会。远离部落的结果,就是下一代只能透过书本,读到部落中的各种故事和祭仪文化。

「一直到上大学念了相关书籍,我对自身文化的省思跟使命才慢慢被挖掘出来,才发现从小听耆老讲的精彩故事,自己却从未经历过,这是一件多麽可惜的事。」许凯文道出新世代原民青年面对文化断层的无奈。

这个无奈直到2014年,出现了转机。在2014年,许凯文担任原民会助教学师,在布农族东群部落学校,负责协助受邀授课的部落耆老翻译、记录、準备教材,帮原民会推广民族教育。在这个过程中,他开始了解关于文化传承的问题,进而让他去思考更深层的困境。

因为如果布农族的文化是源于人与人之间的关係,那比起翻译、记录更重要的,是如何传承并延续祭仪文化,是怎幺让更多人回乡。

于是,他与这段工作经验里结识的一群志同道合朋友,以「找出青年在部落生存的方法」为使命,试图建立一个足以让青年在部落安身立命,不再需要远离的环境。于是他们共同创办社团法人台东县布农青年永续发展协会,简称「东布青」。

【青春还乡】回乡,和东布青许凯文「同吃一锅饭」

东布青的定位,是透过当代青年视野找出部落青年缺乏什幺、需要什幺以及想要什幺。

第一年东布青先从文化传承着手,开办许多教导传统文化的课程,例如:建造传统屋、学习捕猎技术等;第二年起,东布青开始将文化与产业连结,规划许多小农产业、轻旅行产业相关课程。

到了第三年,东布青开始将视角转变为创造支撑在地经济的模式,首度引进近年热门的「地方创生」概念。

「在地创生,其实就是回到这个地区最原本样貌,并推动它原本的特色,」许凯文直指地方创生核心。例如长期关注原住民族议题的中华三菱,除了在1999年成立中华汽车原住民文教基金会,也认为若要推动部落在地创生,必须与当地生态和产业结合;因此,从2015年开始推动农企合作,导入原民栽种之有机蔬果至员工餐厅,累计至2017年止,共採购 20,000 斤有机蔬果。

【青春还乡】回乡,和东布青许凯文「同吃一锅饭」

而东布青决定重新定义「高山协作产业」。高山协作过去被称为「背工」,泛指在高山上帮登山客背负重物的工作者,是早期高山原住民族重要工作机会之一;然而,背工一词其实隐含贬抑意涵,彷彿付钱就是老大,能让他们背四、五十公斤重物,不仅工作者身体容易受伤,地位也不受尊重。

协作,则代表工作者与山友是平等关係。由体能佳、熟悉高山环境的协作者,负责帮山友在困难的登山旅行过程中处理各种日常所需食材、重要装备等物品,让山友能顺利完成这一趟极具挑战性的深度登山之旅。

他认为,透过重新定义高山协作产业,将重新塑造部落青年对土地的认识。「这会让年轻人知道,我们从小长大的山,也是重要的产业基础。」 他们开设了一系列课程,不仅吸引布农族人参与,更有超过一半参与者为外地登山客。不仅让原青能留在家乡,更能让部落外的人走进部落,更加认识布农族的文化。

到了第四年,也就是2018年,东布青将视角拉回「母语」,开办布农族语书写、阅读等课程。因为语言是文化传承的基础,可是他们发现虽然祖父母辈会讲母语,但爸妈那代却多半跟小孩讲中文,因此布农族这代青年普遍只能讲母语单词,无法流畅说出完整句子。缺乏语言,就无法接续祭仪的基础,甚至连诗歌的意思都无法了解,更遑论认识布农族的世界观。因此他们希望能藉着这系列课程,帮助布农族青年找回他们的传统,也找回他们失落的祭仪文化。

【青春还乡】回乡,和东布青许凯文「同吃一锅饭」

回家,不仅是能在部落获得经济基础,更艰难的是如何真的「回家去」。

「为什幺要回来?」成了部落青年选择回家时的质疑。这不仅是部落青年自我的怀疑,更是父母辈那代曾经拼命脱掉原住民族身份对「返乡」的质疑。

「与其说返乡,应该说『回家』。」专长在民族文化教育与社会工作的许凯文,过去的社会科学训练,让他学会在看每一件事情时,都会回归「脉络」。他认为父母亲那辈是被牺牲的一代,他们不仅要面对失去文化的痛,更要面对这些在外成长的下一代回乡时对父母辈的质疑与挑战。换句话说,选择返乡的青年,往往会带着外来者的价值看待自己的家,认为自己的家不好,想强硬地用外头学到的知识取而代之。

【青春还乡】回乡,和东布青许凯文「同吃一锅饭」

「我们希望结合传统文化与新思维,找出当代布农青年回家生活的那一条路。」

许凯文希望他们所做的,是让世代间能彼此理解,了解世代间价值的冲突,从身为这个部落的一份子去思考家乡的各种事物,包括:生活样貌、结构、价值观、思维。这种重新「成为」部落一份子的过程,才能让青年真正「回家」。

就像东布青的三足鼎立,底下燃起灶火的LOGO一样,部落面对的不仅是外来者与部落内的彼此质疑和误会,更是世代间一度遗失了彼此「同吃一锅饭」的机会。

坐下来一起吃饭,不仅仅只是共食,更是一段相互理解的过程。弭平文化断层议题、寻回遗失的布农族文化,东布青的理想是让炉灶烈火升起,炊烟袅袅,部落青年与长辈们「同吃一锅饭」,布农族传统文化里的骄傲,才能像火焰一样燃烧。

中华三菱推动永续城市,长期关心偏乡青壮年人口流失议题

中华三菱每年举办「发现之旅」,邀请车主为地方发展注入观光活水。
中华三菱认为,返乡不能由上而下、由外而内推动,应该以当地为主体,倾听当地老店舖、乡间道路的故事,拉起孩子与当地的连结,让他们「愿意」以及「有能力」返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