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实境小说《说说你为什幺不该死》 转载3-3(终回)


◎7

艾利克斯.金恩的手机在牛仔裤口袋里震动,他忽然涌起一股希望。感谢老天,他不只有把手机带在身上,而且是关成静音。他拿出手机,看到萤幕上显示经纪人的名字,于是让来电转入语音信箱。现在他最不想说话的对象就是经纪人。

手机关静音真是个意外好运。自从几年前获得《时间狙杀令》的试镜机会以来,他遇过许多意外好事。那可谓时来运转的开端。从那以后,他如同坐上云霄飞车,偶尔能喘口气,但多半只能抓紧握把一路迅速左弯右拐。这一路还真是精采呀。

时至今日,他开始觉得自己就是好运,好事就该发生在他身上。这是他应得的。经历过种种事情,这正是他应得的。然后今天来临了。某方面而言,倒不令人意外。世事就是如此。你终于觉得对一切驾轻就熟,然后这类事情猝然袭来,证明人生终究还是糟透了。金恩不再想下去。他最不需要的就是泼自己冷水。没错,当前的状况实在很糟,但也没糟到底。

首先,那家伙不是自杀炸弹客。明显不是。如果他是的话,大家早就死了,但现在金恩显然还活着,还在呼吸着。还活着就是一大好事。当你鼻子还在呼吸,心脏还在跳动,就总有希望对吧?若说他从悽惨的童年学到了什幺启示,那就是这个了。

况且他还有手机。

金恩按下九一一紧急求助电话,把手机贴在耳边。接线人员是女性,操着东岸口音,声音很高并带鼻音。

「这里是九一一,请问需要什幺协助?」

「我人在阿尔菲餐厅。」金恩压低声音说,「有个疯子携带炸弹闯了进来,是个恐怖分子。快救救我们。」

「先生,可以讲大声一点吗?」

「我不想被他听到。」

「你人安全吗?」

「应该吧,希望是。」

「好,待在现在的地方,我会立刻派一辆警车过去。」

「一辆?」金恩语带不满,「妳没听到我说的吗?这里有个带炸弹的恐怖分子。」

「先生,我知道这很难,但拜託你试着冷静。我需要你提供更多资讯,你的名字是?」

「艾利克斯.金恩。」

「跟那个大明星同名同姓。」

「我就是他本人。」

对方稍微停顿。「先生,我必须提醒你,打来九一一开玩笑是违法的。」

金恩猛叹一口气,摇了摇头。脑中再度嗡嗡作响,比先前更加震耳欲聋。「小姐,妳听好,我真的是他。」

对方再次沉默。

「天啊,我没在开玩笑。我再说一次:我没在开玩笑。我真的是艾利克斯.金恩,我人真的就在阿尔菲餐厅,而且这里真的有一个持有炸弹的神经病。」

「好的,先生,请冷静一点。你现在人在餐厅的哪里?」

「躲在洗手间里。」

「其他人质呢?」

「他们在用餐的地方。」

「有几位?」

「不知道。二十个,也许三十吧。」

「炸弹客是独自一人?」

「我哪知道?妳没在听吗?我困在洗手间里啊。」

「好。请不要挂断电话,可以吗?」

「嗯,我不会挂。」

门的另一边传来声响。是脚步声。金恩切断通话,把手机塞进口袋。他看过太多挟持人质的电影,很清楚接下来会如何发展。炸弹客会发现他躲在这里,然后杀了他。引起注意的人质麻烦最大,而躲在洗手间打给九一一绝对会格外「引起注意」。

但他决定不让局面这样发展。他不再是俄亥俄州的那个小男孩,蜷缩着身子,惨遭母亲的男友毒打,希望自己乾脆死掉算了。自从他在辛辛那提搭上灰狗巴士,逃离那座地狱,也就永远挥别那个男孩了。

《时间狙杀令》片中,他饰演波湾战争的退伍军人麦斯.墨菲,在女友遭谋杀后转任自卫队员。这部片的调性介于《蓝波》与《猛龙怪客》之间。麦斯.墨菲从未当过步兵,直接以最年轻队员之姿加入三角洲部队,擅长徒手格斗,枪法相当厉害,基本上是个杀人机器。金恩做足準备。他学习枪法,好好练了格斗技,每天跟着个人教练健身锻鍊。现在是他这辈子体能最巅峰的时候。而且目前敌明他暗。

他靠在门边的墙上,等候着。他的计画很简单。当门打开,他就攻向炸弹客,让对方措手不及。

漫长的数秒过去,门文风不动。他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先前那个声响过后一片死寂。没有嘎嘎声,没有脚步声,也没有人命令他举起双手走出来。但这不代表炸弹客没有守在外头,持枪靠在走道边。

门随时可能猛然打开,接着子弹开火。

金恩曾经中弹过一次。不是真的中弹,但也非常逼真。在《时间狙杀令》片尾,麦斯.墨菲被片中的坏蛋射伤。金恩深深记得特製血袋在二头肌上爆开的痛楚。靠,真是有够痛。

他把耳朵紧贴在门上。

依然死寂。

他再等三十秒,然后把门打开一道缝隙望出去。走道空无一人。他把门关上,露出微笑。目前一切顺利。近来很多人说他实在好运,他都开始考虑把这当成中间名了。

艾利克斯.好运.金恩。

他从微笑转为灿笑。光是好运还不足以形容,目前他拥有的远远超过运气。他不只好运,根本是九命怪猫。

◎8

炸弹客高举导演娜塔莎的橘色帆布包,让每个人都看见。

「好,大家把贵重物品放进来,像是手錶、戒指、项鍊或手鍊都放进来。手机也要,统统放进来。我老妈总说克制诱惑的最佳方式就是眼不见为净。眼睛没有看到,大脑就不会想要。」

他再次挤出看不见的笑容,走向艾德.李察兹。JJ不懂李察兹怎能如此冷静镇定。也许他比她想像得更勇敢,也许他正在演戏,又也许他已太过脱离现实,无法分辨真实与幻想。仔细想来,后者最有可能。毕竟李察兹是好莱坞顶级名流,对于现实世界相当陌生。

李察兹把手錶、手机和皮夹放进那个包包里,迟疑片刻,再脱下婚戒放了进去。接下来三个人已经把贵重物品準备好,一一放入包包,没跟炸弹客对上目光。接下来轮到JJ。炸弹客蹲下来,把包包递到她面前,里面传出金属与塑胶製品碰撞的噹啷声响。他身上有廉价止汗剂的味道,衣服飘来廉价洗衣精的气息。她感受得到他的自信与傲慢。

她感觉他正看着她。

她突然发觉生命是如此脆弱。这个全然的陌生人只要扣下扳机,她的生命就结束了。她匆匆往上一瞥,瞥见他的灰眼珠,在面罩的两个洞里,森冷、强硬、严厉,眼白生着弯曲的血丝。

她迅速脱下劳力士錶放进包包,接着是手机。JJ不爱首饰,没穿过耳洞,讨厌戒指箍住手指的感觉,不过胸前的项鍊上倒是挂着一枚婚戒。

JJ十三岁时父母离异。他们大吵一架,父亲愤而离家,母亲喝下半瓶伏特加,然后把戒指扔进垃圾桶。母亲倒在沙发上昏睡以后,JJ把戒指从垃圾桶翻出来。当时她正是沉迷于《魔戒》的年纪,设法说服自己相信那枚戒指拥有让父亲回来的魔法。

但魔法并未奏效。父亲娶了一个比他小十岁的女子,母亲嫁给一个房仲,JJ学着接受自己是破碎家庭里的小孩。这些年来她总留着这枚戒指,藉此提醒自己,人生不可能从此幸福快乐,只有幼稚园小朋友或笨蛋才会相信童话故事。

JJ解开项鍊,重新扣好,捲起来放进包包。炸弹客走向下一个人,然后再下一个人。首饰与手机陆续放了进去,在里头叮噹作响。他来到伊莉莎白.海沃德面前,朝她晃动包包。她放进去的首饰至少值五十万美元,包括耳环、手鍊与戒指,样式花俏俗豔,上头的宝石大如石块。

「手錶也要。」

伊莉莎白看着手腕上的卡地亚钻錶,然后泪水盈眶地看着他。

「拜託让我保留这支錶,这是去世的丈夫送我的最后一件礼物。」

炸弹客考虑片刻。「他何时走的?」

「六个月前。」

「妳一定很想他?」

「对,非常非常想。」

「好,我就帮妳个忙,让妳保留这支錶。」

伊莉莎白眼露感激。「谢谢你,真是谢谢你,你不会知道这对我有多重要。」

「我不是这意思。」

她的感激转为困惑。「我不太懂。」

「去找妳老公吧。」

炸弹客举枪,扣下扳机。

(转载终回)


【延伸阅读】

妞书僮:实境小说《说说你为什幺不该死》 转载3-1

妞书僮:实境小说《说说你为什幺不该死》 转载3-2

好书不寂寞啦~妞书僮推荐一下这本没有速限的实境小说

本文转载自《说说你为什幺不该死》

妞书僮:实境小说《说说你为什幺不该死》 转载3-3(终回)

出版社:寂寞出版社

作者:J. S. 卡罗(J. S. Carol)

译者:林力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