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妹妹的演技把亲生母亲都给骗过了?!《我不是我自己》新书转载2-


《我不是我自己》

九月三日是我最兴奋的一天。通常,我在那天不会感到兴奋,因为暑假结束了,代表那天是开学的第一天,但这回的情况不同,因为开学就代表有人会发现这场错误。首先,事情一定会被揭穿,因为洁西卡、夏洛特和所有人都会看到我,知道我是谁。其次,事情一定会被揭穿,因为我比艾莉聪明多了,任何人看见艾莉假扮我的行为都会说:「艾莉,妳这个笨小孩,妳在做什幺?到角落妳专属的地方去着色吧。」最后,事情一定会被揭穿,因为我们又可以和克萝依见面,那会彻底破坏艾莉的计画。

我们走进学校大门时,我看见洁西卡、夏洛特和一群人正站在扫帚树旁边,我的心剧烈蹦跳了一下,彷彿恨不得可以快点过去,到朋友身边。可是在我走到之前,艾莉竟然加快脚步超越我,飞也似地穿越草坪,模仿我大跨步跑得飞快,手臂在身体两侧摆动。因为妈妈帮她穿的衬衫和裙子,也因为艾莉表现出自信的样子,他们全都走上前去拥抱她。从远处看来,她不知怎地看起来变高了,像个有名的人。

当我穿着艾莉的宽鬆衬衫走过去时,他们转头看着我。「噢,哈啰,艾莉,」洁西卡说。

洁西卡的脸看起来变长了,而且因为她整个夏天都待在西西里岛的叔叔家,把皮肤晒成小麦色,那里有个游泳池和网球场,还有一只小驴子可以骑。

我摇摇头。

「是我啊,海伦,」我说。「艾莉想耍妳们。」

洁西卡看看艾莉再望向我,那一瞬间她动摇了。我看到他们全都瞇起眼来看我,这让我后悔自己没带几瓶剩下的可乐来,那是童军团长给我们的,但愿我有把它们带出来分送给大家,那样一来,就能证明我是海伦了,因为艾莉总是很贪心,每次都自己把糖果通通吃完,一点也不分给别人。大家都知道这是她最糟糕的坏习惯之一,而且总会在背后偷偷批评。我想也许我明天买一点带来,就会让大家知道我才是正牌的海伦。

接着艾莉单手插腰,站姿骄傲地说:「老天啊,艾莉,我真是受够妳了。妳还没玩够『我们来假装』的游戏吗?我们都三年级了,这点妳知道吧。」

也许一开始大家都站在艾莉那边,但我决心要赢得这场胜利,所以我们进教室时,我用跑的到教室里佔位子,抢到洁西卡旁边的座位,那是班上受欢迎的人坐的位子。大家把椅子搬下来时,娜蒂亚翻了个白眼,希玛把手放鼻子前挥动,说:「这里是不是有股臭味啊?」他们一向这样取笑艾莉,可是我只是面带微笑,因为我知道真相是什幺。等艾莉总算进教室,手臂搭在凯蒂的肩上,那张桌子已经坐不下了,所以她必须去和露丝和汉娜.C坐,她们一个会咬指甲,一个闻起来像奶酪起士饼乾。事情又回复到原本该有的模样,这令我沾沾自喜。

新老师是英奇博德女士,她年轻又容光焕发,外套的衣领有稜有角,看起来像她用削铅笔机削过、使它们尖尖的。她走进来,向大家道早安,然后在黑板上写自己的名字,写完后她说:「好了,三年级的同学们,有看到我的额头多光滑吗?上面没有皱纹。我不希望这学年结束时,上面会有任何皱纹,所以你们最好乖乖听话。」

然后是点名时间。名字都按照正常的顺序排列,除了那位从法国来的转学生帕斯卡。他听到自己的名字时看起来很不知所措,左右张望观察该怎幺做。然后他发现大家被点到名都说「有」,他也用滑稽的法国腔喊有,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他高举双手的模样,就像美式足球员达阵后的样子,就这样,他不再是新同学了,他成了我们的一员。

接着老师点到艾莉的名字。

「艾莉诺.萨里斯,」英奇博德老师说。没人答腔。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英奇博德女士用笔敲打那张满是空白方格的纸,那是大家每天的出勤纪录。她抬起头。

「艾莉诺.萨里斯?」她又点一次。

我看到旁边有动静,接着听见有人说:「她在这里,老师,」洁西卡说,手指向我,其他人也跟着搭腔说:「她在这里!她在这里!」

英奇博德老师越过他们的手看着我。「嗯,」她说,然后眼神若有所思地在艾莉的出勤处打勾。

紧接着换点到海伦的名字,我听了想把手举高,可是洁西卡在桌子下面紧紧抓着我的手,我只能眼巴巴看着艾莉点点头,带着一丝笑意接收我的名字。

点完名后,我们準备写下放假期间做了些什幺。新的学年代表我们会有全新的作业簿,我很期待拿到我的作业簿,然后写上我的名字,一劳永逸。而且我迫不及待想把艾莉的顽皮行径写下来,还有她是如何把周遭所有人骗得团团转。可是事情的发展却不如我所愿。英奇博德老师走来牵起我的手,把我带到那个特别的角落,那里放着艾莉上学年还没写完的旧作业簿。那本作业簿上有几张图片,我们得将它们和相对应的文字配对,然后再拼一次那个单字,好让我们学习如何把字写对。我还得坐在老是尿裤子的詹姆士,和去年刚从孟加拉搬来的帕维兹中间,他到现在还以为「哈啰你好吗」是一个很长的单字。我从书上抬起头时,看见艾莉大摇大摆地走到洁西卡旁边的空位,抱着她的新作业簿和我的铅笔盒,彷彿它们是泰迪熊一样,这画面在我心里产生一股黑暗的感受,我拿起铅笔就开始死命地画,在原本应该和文字配对的狗、猫和载着一家人的汽车上乱画一通。我太忙着乱涂,想把这一页的每个角落都用灰色填满,所以根本没意识到旁边有人,直到有只手搭着桌角。我知道这是谁的手,这只手很柔软,涂上了闪闪发亮的紫色指甲油,而且两手的中指都戴着戒指。

我抬起头。「克萝依!」我喊出声,动作就和伯爵鸭在打电报一样,迅雷不及掩耳地绕过桌子拥抱她,把脸埋进她那件软绵绵又毛茸茸的粉红套头毛衣里,闻着她身上的花香味。

「好了好了,」克萝依一边说,一边抚摸我的两束头髮,这是艾莉的髮型。「好了没事了,我也很高兴见到妳呀,艾莉。」

就算她叫我艾莉,我也不介意,因为我知道既然克萝依在这里,所有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

我们来到走廊旁的办公室里,那里的墙上有挂毯,还有可以用轮子移动的电视。克萝依拿出她的笔记本,看到那一大叠纸张令我很讶异,因为去年我在这里时只有一张表单,而且在「发展状况」的栏位上写着「非常优秀」。我会知道是因为我亲眼看见克萝依这幺写。虽然当时有段距离,而且上下颠倒,但我就是看到那些字了。

「那幺,艾莉,」克萝依展露她的灿烂笑颜,就像礼堂里的投影机散发的光芒一样。她脸颊两侧金色的圆耳环在闪闪发亮。「妳要不要告诉我,妳的暑假发生了什幺事?」

在那瞬间,所有发生过的事全都一股脑儿涌上来:洁西卡硬把我的手按住、夏洛特和大家讥笑我的模样、艾莉的髮型拉扯着我的头,无论我把两束马尾拉掉几次,妈妈都一直帮我绑回去、还有那愚蠢、扎人的宽鬆连衣裙、童军团长和索普游乐园。就在这间狭小有电视的办公室里,墙上还飘来挂毯的气味,我感觉这一切都在我的肚里翻搅,直到它们冒着泡泡往上冲,令我抽噎、从口鼻溢出斗大的泪珠。

克萝依弯下腰,从她的包包里拿些面纸。

「好了,别哭别哭,」她说。「可怜的孩子。」

我点点头,因为我已经当了好久可怜的孩子,而且除了我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我用那些面纸擤鼻涕,面纸上有粉红色的蝴蝶图案,然后又继续哭了一阵子。克萝依前来双手环抱住我,我们维持这个姿势好久,彷彿过了好几个小时一样。

「看到妳现在还是这幺伤心,我也很难过,」她说,「那天我去看我妈的时候,妳的情绪似乎好很多。」

我听了心头一震,我记得那天在小路上玩的游戏,以及欺骗克萝依的事情。

「就是那件事!」我努力克服哽咽说。「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出错的!」

可是我说的话全都浸在悲伤的情绪里,有一段时间我就只能发出嘟囔的声音。

终于,当克萝依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我的抽噎也减缓了之后,我开始开口倾诉,把事情的原委全都说出来:那天我们碰见她时,我们在玩的游戏、尿裤子事件、真实身分是童军团长的葛林先生,还有艾莉逼我继续扮演她。我说到一半时,克萝依拿出一张纸,开始作笔记。这让我很高兴,因为我知道这意味着她很认真地看待这件事,不用多久大家就会知道真相,所以我继续滔滔不绝,把脑子里能想到的全都一吐为快,连和重点不太相干的事情,我也说了。例如邓克莉太太和她的鹦鹉比尔,还有我们好久没看见玛丽,和那位怪物男在玄关里搬运箱子的事。我唯一没讲的,是关于玛丽的哥哥和说「干」的事件,因为我猜在这间办公室里,讲这个字并不适宜。

等我终于交代完毕时,我觉得口乾舌燥,而且因为先前哭得太厉害而开始头痛。可是我静静等候,因为克萝依还在写,我希望她能把资讯全都正确无误地记录下来。克萝依的笔在纸上疾速跃动,彷彿一位优雅的女士在舞会厅里旋转摇摆。接着她的书写来到尾声,她的手点了一下后停笔。

「妳知道我在想什幺吗,艾莉?」她说。「我在想,如果妳像我们之前谈过的那样,把一切都画下来,那幺应该会有帮助。这里有纸。妳只要坐下来,把那些画面从妳的脑海里画出来,等妳画完,我们可以把它放进档案夹里,和去年妳的其他图画故事放在一起。」

现在我很讶异,因为当我再看一眼那叠纸时,我看到那并不是写着克萝依工整字体的表单,而是一叠画满潦草图画的图画纸。其中一张画了太空船,另一张是一位女巫在对某人施咒,放在最上面的图画,是一个女孩绑着两束头髮,眼泪从她的双眼飞出来,还有一条很长的线悬荡着。这让我想起艾莉对妈妈说的话,她说艾莉总会编些故事,而剎那间这些故事全都出现在眼前,接序排列,而我根本一无所知。而且即使这些图全都是乱画一通,想到这一切全是从艾莉的脑中生出来的,仍然令我觉得诡异。那个会闻自己的手指,还有盯着虎皮鹦鹉比尔看到出神的艾莉。

我惊讶地没注意到克萝依叫错我的名字,直到她伸手在桌上握着我的手,再说一次:「好吗?艾莉甜心?」她说。

「可是,可是,可是──」我说,说出口的话听起来像周围有泡泡破掉一样。「可是我不是艾莉。」

「我知道,小可怜,」克萝依说,然后站起来走向门口。「我们有时候就是会有这种感觉,这就是身而为人有时会有的感受。如果妳画下来,就会好一些的,我保证。」

丢下这句话后她就走了出去,留下我独自盯着这张画纸。无数的小方格开始朝我逼近,愈放愈大,填满了我的视线,直到如果我瞇起眼睛,几乎就能确定它们是无数的门扉,我可以打开门、踏进另一个房间里。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妞书僮:一场交换身份的游戏居然就这样失控了?!《我不是我自己》新书转载2-1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一个女孩们的小玩笑,居然反转了两人的一生?!本来是前途一片光明的姊姊居然沦落到反覆进出精神病院?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姊姊......看到后来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坚持了......(抖)

本文摘自《我不是我自己》

妞书僮:妹妹的演技把亲生母亲都给骗过了?!《我不是我自己》新书转载2-

出版社:脸谱

作者:Ann Morga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