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还乡】一个北漂青年的实验:用「教育」让台南学童看懂台湾


以虱目鱼产业闻名的台南学甲区,周末一到便充满了络绎不绝的游客,他们多是踩点拍照打卡,却少有深度认识在地的可能性。现今的学甲甚至面临了少子化、劳动力缺乏的困境,为了保留台南学甲的特有文化与风情,在地青年陈胤丰在年仅28岁时挺身而出,成立「鼎农村试验教育基地」,深度耕耘第一线的教育现场;不仅将台湾特有的农村文化向下扎根、扩散,同时也将当地着名的「慈济宫上白礁谒祖遶境祭典」文化,成了青年学子感受台湾庙宇文化蓬勃能量的重要在地参与。

这一切的起始点,竟源自于陈胤丰的「北漂生活」,给了他坚定返乡扎根的信念。

因为自小就参与农会四健会的活动,大学毕业后北上从事「水田生态教育推广」的工作,陈胤丰与水田教育推广之间不仅止于单纯的工作,而是潜移默化成浓浓的「在地认同感」。长期推广幼童教育的他,惊觉台湾学子们并不熟悉这块生长的土地,更是让他担忧如何让台湾的农村文化「续存」,因为如此简单的初衷,让他离开生活紧张的台北,回到家乡一切重头开始。

返乡青年的重头开始就好比创业,资金、时间一样少不了,但陈胤丰一度面临重大危机,差点让他难以坚守信念,坚持下去。

资金烧光、创办伙伴退出,仅剩一人却持续坚持「农村教育」

陈胤丰返乡后,先是成立工作室、举办活动,透过行动将理念宣扬开来,难以预料的是,儘管砸下自己所有的积蓄,换来的仍是与在地难以建立连结的困境。他提到,关键就在于当地居民对于社区在地文化、社区意识的概念仍相当「薄弱」。

地方长期缺乏社区营造的概念,使得北漂返乡之后的陈胤丰,必须从头开始一步步、慢慢打下基础。提到当初的困难,陈胤丰仍是有些无力,但为了打底在地认同感,陈胤丰等于是要「从零做起」,靠着伙伴团队与积蓄,一点一滴的积累起。

无奈花费了近三年的时光,能积累的成果仍有限。而在这个关键时刻,伙伴选择离开团队,再加上在地推广的难题,短时间内难以获得解决,使得陈胤丰一度压力大到罹患精神疾病,几乎难以坚持下去,一切也使得团队面临了重大停损阶段。

不过曙光此时乍现,有赖于先前的执着与经营,让他接连申请到文化部的「青年村落计画」、水保局的「青年回流计画」,资金不再面临断炊的困境,昔日伙伴也愿意两肋插刀,时不时义气相挺协助。

而让陈胤丰感到最为宝贵的,是在地学校体系都相当支持他的理念,从幼稚园到小学共有四间学校愿意携手合作。更让他感到惊豔的,是曾参与过在地农作物耕种的孩童们,原本不愿意晒太阳、不愿意接触土壤,在课程的带领下逐渐从觉得「很热」、「好髒唷」,转变为「很好玩」,也更愿意投入课程参与和团体合作。孩子们这段蜕变的过程,连父母亲、学校老师都看见了。

【青春还乡】一个北漂青年的实验:用「教育」让台南学童看懂台湾
从耕种农作物开始从零学起。青年透过换宿,协力在地葱农採收春葱。
耕种农作物、参与地方遶境,让孩童传承无形的文化资产

合作的幼稚园老师表示,孩子们长期参与鼎农村的课程后「抗压性变强了」;孩童们从种植农作物去了解在地的特产农作物,且认识如何有效地使用工具翻土及除草,一整年的课程规划下来,让孩童们的心智一步步跟着农作物成长茁壮。

在地课程推广长达八年之久,参与过的孩童已累积超过千位。陈胤丰心满意足地表示,目前有两名曾参与过课程的学生,上了国中后自愿回来基地担任志工,让农村文化传承的理念开始长出了苗头。

不仅止于农村文化的推广,因为第一年返乡跟着母亲一同参与当地着名的「慈济宫上白礁谒祖遶境祭典」,使得陈胤丰开始思考:如何将在地特有的宗教信仰文化转化成深度体验课程,让青年学子们有机会亲身参与,更加认识台南学甲?

于是他透过邀请在地耆老分享、带领学子实际参与遶境中,让国高中生从观看热闹的角色,变成实际参与遶境的主角。让他们从生命经验中明白,原来慈济宫的保生大帝对于在地人而言是独一无二的信仰力量;同时,也因起身参与、口耳相传,这项无形的文化资产得以延续下去。 陈胤丰对此投注的心力,当地长辈皆看在眼底,为人称道。

但对于陈胤丰而言,最为重要的仍是回到初衷—— 以幼童教育出发,替孩童们自小建立「地方认同感」,才是真正积累地方青年回流的关键。

【青春还乡】一个北漂青年的实验:用「教育」让台南学童看懂台湾
让孩童们实际走进当地的庙宇,认识台南学甲上白礁文化。
「爬树、修三合院」深耕乡土特有资产,持续创造舞台让青年愿意返乡 

原本单纯想着找寻适合的地点设立基地,意外让一处荒废的三合院成了鼎农村试验教育基地的起点。也因为基地结合古厝三合院,让青年学子们可以体验古厝的翻修整理,认识与学习泥作、灰作及木作的修复工法。基地中更创造了多元的在地课程,例如对黑豆这种经济作物的熟悉,则是从採收、脱壳到料理创作,都能在三合院的稻埕内完成。

而拥有定向越野、绳索场证照认证的陈胤丰,也发现到过去「爬树」的童年记忆,对现代孩童来说好比是「天方夜谭」。不愿见到孩童与农村大树的互动只剩下观赏,陈胤丰在农村中开办攀树课程,透过与树木的亲身接触更加认识老树。起初这项课程还被学校主任担忧危险性,但在陈胤丰的带领之下,不仅做足了安全措施,更用行动说明攀树是一种与树木、大自然互动的有效模式。与在地自然的互动之下,孩童们学到的不只是认识大自然,更是将爱护土地的信念根植于心。

鼎农村试验教育基地要做的,不仅是第一线的教育推广,而是把台南学甲作为起始点,广招不同县市的青年来「打工换宿」,透过与在地农民交流、实际感受农村生活,同时将这份农村文化得以扩散、续存。

【青春还乡】一个北漂青年的实验:用「教育」让台南学童看懂台湾
带领在地学童为老树加上培养土及鬆土,创造孩子与土地间的情感。

如今,陈胤丰之于家乡最大的成果,莫过于当这些学甲青年返家时,有一处地方能够回馈、奉献乡土。陈胤丰举例,他曾遇过不少在外地念书的青年,经常遇到「回家了反而不知道做什幺」的难处,但这个处境现在已有了逆转。

陈胤丰分享道,一个曾参与过鼎农村试验教育基地活动的国中生,如今已是大学生,也因为鼎农村试验教育基地的平台,让他愿意主动返乡参与社区的彩绘活动,对于在地贡献的意愿增加不少。

陈胤丰秉持着「体验生活、创造生活价值」为鼎农村试验教育基地的经营理念,因为这般「接地气」的实验,让农村文化、教育现场更加生活化,更向下扎根,建构出社区营造的氛围。鼎农村试验教育基地因而成为一个让青年归根的媒介,让学甲青年看见返乡的可能性,在地生根、深耕在地。

至于未来要如何积累能量,陈胤丰不忘再次提及现今最大的困境,仍是地方居民对于社区营造的观念薄弱。对他而言,从教育着手,让孩童们可以在心中埋藏下「土地认同感」的种子,固然是他的当务之急,但当地社区若不持续积累关注在地文化的观念,对于这些好不容易长起的幼苗而言,难以续存。因此陈胤丰强调,未来仍是持续「蹲好马步」,继续在地深耕,让在地认同感与社区营造意识能够「开花结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