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讯开创的双语能力


简讯开创的双语能力

不管是传统手机还是智慧型手机,在这个「人手一机」的年代,简讯俨然成为一种新的沟通方式,改变了我们书写的习惯,简讯文学也应运而生。

知名电信业者每年定期举办简讯文学大赛,鼓励大众透过简讯文学体,重新体验文字之美。细数历届得奖作品,创作者用简短的文字赋予最深的意涵,更因经常与时事趋势结合,令人会心一笑,心有戚戚焉。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简讯为社会所带来的改变,抱持正面态度。不只在台湾,世界各地都存在着对简讯文学的批评,认为这戕害了正常的识字与写作能力,年轻人的语言能力正因此退化!

我手写我口

面对这样的批评,语言学家 John McWhorter 显然乐观许多,他认为,当我们回顾语言的发展历程,就会发现传简讯与写作根本是两回事,不该被混为一谈而产生过度的担忧。

语言的起源,来自于人类与生俱来的说话能力,写作则是很晚期才出现的沟通方式;简言之,语言是先有交谈,才有写作。当然,写作有其无可替代的优点,它是一个处理意识的过程,透过书写留下记录,事后可以进行回顾与修改,让语言保有相当大的自由度。

但写作归写作,说话归说话,书写体有一定的体例与规则,口语交谈在形式上则较为简洁而宽鬆;倘若我们用写作的方式说话,不免有些文诌诌像个古代人,如今大概也只有在少数正式演讲的场合上才听的到。

而口语化虽然较不重视文法结构,无法避免冗词缀字,却也不见得不好,想想 TED 的演讲之所以广受欢迎,除了内容激励人心、充满正向力量,讲者幽默风趣的谈话,不就是以平易近人的口语对话,将艰深的专业议题化繁为简,用简短的十八分钟传播给大众!

新语言的诞生

以往人们总觉得简讯、手机 App 即时讯息的内容结构鬆散、缺乏语法规则,但这也许是一种迷思,「简讯」说不定会是介于口说与写作之间的一种新语言!

碍于有限的篇幅,简讯内容讲求简洁有力,也因此发展出许多新的用语。举例来说,「LOL」是 Laughing Out Loud 的缩写,代表开怀大笑之意;而「∕」这个斜线符号则可用来取代括号,补充说明斜线前的词语。

简讯开创的双语能力

不只是新的用语问世,随着时间递嬗,这些词语也朝更複杂的结构演进,LOL 不仅是 Laughing Out Loud 的缩写,更逐渐成为一种调节语句的标记,就像是「啊、呀、喔」这类语助词在文章中的存在。斜线符号也衍伸为转换话题的标记,就像影片需要转场画面一样,简讯也需要比使用转折语气词更精简的方式来改变话题。

简讯开创的双语能力

由此看来,当简讯用语越来越多,内容、结构越来越複杂,现在的年轻人反而像是多学会了一套语言。

另类「双语」能力

「你别来,我无恙。」是今年简讯文学奖情书组获得首奖的创作,赋予成语「别来无恙」一个不同的诠释,这些得奖作品风格简约又不失巧思,家书组与生活笔记组的创作更充满对社会现象的反思与关怀,似乎加深了简讯文学的深度。

也许 John McWhorter 的看法没有错,简讯的发明并不会导致语言能力退化,反而开启了进化的契机,人类拥有同时驾驭这两种说话和写作的能力。

但有一句话说:「用则进,不用则废」亦不无道理,不仅是语言能力,绝大多数的事情皆是如此,如果年轻人没有培养长期阅读、写作的习惯,缺乏对生活细节的体验,只会收发简讯、看看网路即时讯息,想要保有传简讯与写作两者并驾齐驱的「双语」能力,也不过是种空谈罢了。

所以,享受简讯为生活所带来的便利与幽默是好的,但别忘了语言、文学的世界浩瀚无垠,还有许多值得探索的内涵蕴藏其中。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