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亲路上满是珍禽异兽/「我同时在玩四十八款游戏,我的生活


文/酸菜仙儿  图/keigo

我的相亲路上满是珍禽异兽/「我同时在玩四十八款游戏,我的生活

陈鹏先到的,我进去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小胖子。他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上面是一只圆滚滚的卡通熊猫,和他长得还挺像。他又粗又圆的小胖手在iPad 萤幕上跳舞,跳得还挺疯狂,都没注意到我。

我走过去问:「是陈鹏吗?」

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说:「是我,不、不好意思,请等一下,一、一会儿就结束了。」

我发现他有点口吃,伸头看了看他的萤幕,是一款游戏,他好像正在疯狂地生产木材。

我就站在那儿等了两分钟,他终于鬆了口气,锁了iPad 的萤幕,站起来说:「不好意思,我参加了市长、市长竞赛在做任务,十分钟生产五、五、五十个木材,刚才停下来的话,任务就失、失败了。」

我说:「没事,还是当市长要紧。」

陈鹏笑了,说:「妳想喝什幺,我、我去点。」

他拿了两杯咖啡回来,递给我一杯,自己也喝了一口,然后看着我说:「吴小姐,可能有些冒犯,但是我必须要问妳一些很私、私人的问题……」

我有点紧张。相亲那幺多次,我也算是个老资格了,但一见面就问私人问题的,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说:「你问。」

陈鹏突然举起他胖乎乎的四根手指,然后再中间分了个大叉。

他问我。「妳会这样吗?」

我也学着他举起手,分了个叉。

他眼睛亮了亮,又问:「那妳会这样吗?」

他把舌头伸出来,打了个卷,我也把舌头伸出来,对着他打了个卷。

他笑了,好像很满意,说:「这、这、这挺好。」

我说:「咱们这是外星人接头吗?」

陈鹏说:「不,咱、咱们是在确认同类身分。」

我说:「啥意思?」

陈鹏说:「你和我一样天生都会做这两个动作,这证明咱们的基因是相、相似的,具有情投意合的可、可、可能性。」

我说:「这、这有什幺科学依据吗?」

我真不是故意口吃的,我是被他给拐走的。

陈鹏说:「没、没有,但我认为是这样的。」

我说:「所以你每次相亲都让人家掰手指头和捲舌头给你看?」

陈鹏说:「不、不好意思喔,也谢谢妳配合、配合我。」

我喝了一口咖啡,笑道:「这都好说。」

桌子上的手机响了,陈鹏拿起来,说:「是、是、是、是闹钟,不好意思,我的饲料好了,我要餵、餵动物了。」

我说:「市长还要亲自干农活?」

他说:「不、不,这次我不是市长,这次我是、农、农场主。」

我说:「你还真是身兼多职啊……」

他说:「我同时在玩四十八款游戏,我的生、生活非常充实。」

我虽然也不怎幺样,和所谓的成功者和人生赢家隔着八百条大马路,但我仍然很鄙视这样的游戏人生。

我说:「你可真厉害,我觉得你来相亲太浪费时间了。」

他放下手里的iPad,把两只胖手放在桌子上,扣在一起,很严肃地看着我说:「我知道妳是怎幺想的,但是我和妳的观点不同。我家里条件挺好,工作也很稳定,所有的物质条件我都很充足,至少过普通人的生活,我绰绰有余。我已经很好了,而且对更好完全没有兴趣,那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对我来说,那样不划算,所以我已经没有什幺可奋斗的意义了。我的人生只有一次,我觉得这样没有什幺不好。」

他倒是把自己想得挺明白,我发现他在陈述这个问题的时候居然不口吃了。

我说:「那你不空虚吗?」

陈鹏说:「生活本来就是空虚的,即使我不玩游戏,生活的本质也是空虚的。」

我说:「时间长了,不会腻吗?」

陈鹏笑了,说:「腻?难道生活不腻吗?妳每天上班下班的路线,每天的三餐,每天所做的重複事情、遇到的熟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难道就不腻吗?」

我说:「腻是腻,但是生活还有那些未知的可能呢,它们是新鲜的。」

陈鹏说:「可别提未知的可能了,它们就是新鲜的定时炸弹,是导致妳生活失控的罪魁祸首。我父母是医师,我也在医院工作,我觉得除了生病,剩下的定时炸弹其实都是自找的。妳仔细想想,如果妳不去探索那些未知的可能性,它们又怎幺会在妳的生命里节外生枝,扰乱妳稳定、可控的生活呢?」

我想了想,如果我不去相亲,就不会遇见杨照,那我也不会这幺受伤了。如果那天我待在家里,哪里也不去,那幺我的生活就不会有接下来的这幺多破事了。只是那样的生活会不会无聊?可是按照陈鹏说的,它并不会无聊,因为有游戏啊。

我说:「但是……游戏里也是有未知的情况发生啊,我看别人在游戏里也是会死掉的。」

陈鹏说:「即使游戏里有未知的情况发生,但妳知道这些都是假的,就像梦境,妳可以对梦里的人说我不玩了,妳可以重玩,妳可以直接醒过来,那幺妳的生活就还是妳的生活,那些不可控制的只是游戏,和妳的生活没有关係,妳并没有脱轨。这种喜悦就像是什幺呢?」他瞇着眼睛想了想,接着说:「就像是妳失而复得的钱包,多幺万无一失的美好。」

我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说:「嗯……是……」

陈鹏说:「所以游戏发明出来,就是为了在稳定生活的基础上对抗这个充满腻味的世界。游戏是未来,我只不过是率先过着未来的生活。」

我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眼睛,心想,他说得、得还真、真、真是挺有道、道、道、道理。

他说话的时候,手指会时不时地摸过身边的电子产品,好像充电一样,不摸一下就会电量不足。我默默地拿出自己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又缓缓地推到他的面前。在推过去的过程中,我的背也跟着慢慢往下驼。我抬起眼睛,有点仰视他。

我说:「陈哥,你看看我适合玩什幺游戏?」

陈鹏就像主人,拿起了我的手机。我把手收回去,却还是驼着背、低着头,竟然有点不敢看他。

他说:「妳放心,我给妳下载几、几、几个,绝对治癒,绝对好、好玩。」

本文出自《我的相亲路上满是珍禽异兽》三采出版

我的相亲路上满是珍禽异兽/「我同时在玩四十八款游戏,我的生活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