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还乡】开拓地方市镇的延续命脉 ─ 甘乐文创林峻丞打造青


林峻丞,过去数度在商业媒体上曝光,媒体对他的故事简介多半叙述如下:三峡知名传统皂厂接班人,外出工作几年后,运用其待过媒体圈的行销专业,与兄弟一同将家族企业转型成为台湾本土之名手工皂品牌「茶山房」。

当时,他带着斗笠、挑着扁担,篮子里装着自家手工皂,在攘往熙来的三峡老街沿街叫卖,一炮而红,成功将茶山房品牌推上高峰。然而,他却没有继续只走在这条他亲手打造的成功道路上,让自己随之攀上高峰;反而放下扁担,重新归零,在人生上拐了个弯,原因是看到三峡青年的返乡困境,选择扛起这个更担子:用教育,替青年铺一条返乡之路。

断了线,分隔与家乡的天

这并非他人生第一次拐弯,多年前,林峻丞离开台北职场回到三峡,才发现自己对从小长大的家乡竟是「既熟悉又陌生」之感,这样的惊讶是由于年轻时无论求学或出社会工作,他总是通勤北市与三峡之间,自认「从没离开过家乡」,直到那次的拐弯定居三峡工作,才惊觉对三峡其他人事物则全然陌生,所熟悉的,只剩国中小时期的老友们。

事实上,北市与三峡的地理距离并不远,但心里那段路程却遥远极了。彷彿断了线一般,失去了与在地、人文、情感上的连结,正他所说如「发现自己不认识当地长辈与文史工作者时,我才察觉自己不了解三峡」。

这样的「陌生」在那次人生拐弯去接掌家业的四年中,萌生了「重新熟悉」的芽,他看到三峡传统产业没落、毒品犯罪问题严重等现象,认为:「如果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只看到家乡的问题、产业的没落,那他只会期盼着长大后离开。」

或许,正是曾经这样的蓦然回首,林峻丞不愿再让「断了线的疏离感」发生于年轻者们与家乡三峡的互动上。

【青春还乡】开拓地方市镇的延续命脉 ─ 甘乐文创林峻丞打造青

的芽

自认没离开过三峡的林峻丞曾对家乡陌生,而这个陌生也为他萌生了「重新熟悉」的芽

从内在,储存返乡的发动能量

当时还在经营茶山房的林峻丞,开始关注城乡发展不均衡议题,也留意到邻国日本有不少乡村亦存在产业没落、年轻人口大量外移的现象,只有老人家才会留在当地。甚至日本方面的专家大胆预测,这样的城乡发展不均状况若持续恶化,用不着多少年,整个村落都将进入「灭村」危机。

林峻丞不禁思考,自己童年的玩伴中已有超过一半者离开三峡,对青年世代而言更是返乡路迢迢,生存大不易,如果不希望三峡或台湾的其他乡镇也走向「灭村」之路,那他该如何让青年「愿意」返乡?

于是,林峻丞放下如日中天的家族事业,于2010年成立甘乐文创,协助三峡当地中小学透过基础教育扎根,来取回并融入地方持续成长的活力。

为何要这样做呢?「如果在成长阶段就从教育着手,适度将地方产业与文化融入学习中,培养孩子们对在地文化的底蕴与认同感;那幺,在长大后,他们就会更愿意返乡了。」林峻丞明白,返乡绝非仅仅聚焦在外在设施、人潮、商机、工作机会,而是该从内在储存「在乎与认识」家乡的发动能量。

【青春还乡】开拓地方市镇的延续命脉 ─ 甘乐文创林峻丞打造青

储存返乡能量是整个三峡的事,因为无论男女老幼都是在地文化的一部分

体验,让青年三峡文化与工作非常棒 ─ 职人小学堂

就在五寮国小学校的摄影棚,林峻丞定期邀请在地职人走上直播台,接受学生贴身专访,职人们有的是陶艺工作者、有的是粉线雕专家。而在同样坐落于三峡的桃子脚国民中小学课堂上,职人们除了走进教室与学生近距离分享,学生更走进职人的工作室,直接学习当地工艺。

上述这样深入校园的运作,正是甘乐文创推动的「职人小学堂」计画,藉由串连在地文史工作者、工艺职人,并协助当地中小学设计课程,试图从教育中播下种子,让社区成为教室,让文史工作者、工艺职人成为老师,让学生真正成为三峡的一份子。

这也为孩子们栽植了日后愿意返乡的「种子」、培养返乡深耕的「能力」,当然,也同步储存返乡的「发动能量」。

不仅如此,林峻丞与甘乐文创更打算走出三峡到桃园市复兴区,展开「复兴书屋」计画。他们将带领孩子创作绘本,除了让他们更理解当地历史文化,也期待让他们从中培养提案、企划、创作、出版甚至财务计算等核心能力;未来返乡时,方能贡献自身才能并翻转社区。

复兴区盛产水蜜桃,若孩子选择留在家乡担任小农,林峻丞也希望训练孩子勇于面对市场竞争,让他们具备经营电子商务、社群、行销以及生产履历的能力,以避免遭受大盘商从中剥削。

返乡之路,始于教育;当体制外的活水与体制内的生态交融,将替青年铺设一条回家之路,并生成一股更强大的力量,推动台湾偏乡与社区再造、再生。

【青春还乡】开拓地方市镇的延续命脉 ─ 甘乐文创林峻丞打造青

职人小学堂将有关三峡在地职人带进小学当中,从教育中体验与装备文化底蕴

【青春还乡】开拓地方市镇的延续命脉 ─ 甘乐文创林峻丞打造青

为了让孩子返乡后能打开生活做準备,训练孩子具备经营电商的能力,以便勇于面对市场竞争

世代鸿沟,返乡青年的生存问题

不过,世代彼此不理解所划下的那道鸿沟,却也成为阻却返乡青年最严峻的生存考验。

林峻丞曾经在筹建甘乐文创旗下新业务时,与新业务落成基地的房东产生争执。双方谈判过程中,对方希望调高租金,他则向对方表达自己所做事业内容,希望能够获得更多一点的协调空间;没想到对方却无中生有,抨击公益事业向外界募款的钱,都是流入创办人口袋中,并因此认为高额房租属于合理範围。

「青年返乡,一开始就会面临生存问题。」他认为,资本门槛或许可以透过更好的商业模式,来解决青年返乡创业议题;但世代鸿沟若持续加深,甚至演变成彼此对立,青年返乡未来面临的生存议题将更严峻。

「返乡的核心是教育,若能从体制内教育着手,对整体社会更好。」但甘乐文创是体制外组织,这样的改变力道是否足够?他叹了一口气:「至少有在做,但如果能从根做起,情况会更好。」

採访那天,林峻丞刚好开完一连串紧凑的会议,会议主题都是讨论偏乡、社区再造等议题,而他尽力在空档中接受访问。会议需求总是来得又快又急,他时不时被打断,脑袋思绪在接受採访「描述困境」与召开会议「解决困境」两个主题间,不断切换。

从对外推广理念唤起大众重视,到对内挽起袖子解决问题,即便忙得蜡烛两头烧,但他仍然「甘」之如饴,「乐」在其中

放下扁担,并扛起教育扎根的重责大任,短短数年间,林峻丞的身份从「返乡青年」转为「在地青年」。现在的他弯下腰,正专心地铺设一条返乡之路,并期待看到无数个脚印踏上这条路的那一天。

【青春还乡】开拓地方市镇的延续命脉 ─ 甘乐文创林峻丞打造青

从「返乡青年」转为「在地青年」林峻丞与团队正专心且扎实地铺设一条返乡之路

中华三菱推动永续城市,长期关心偏乡青壮年人口流失议题

中华三菱每年举办「发现之旅」,邀请车主为地方发展注入观光活水。
中华三菱认为,返乡不能由上而下、由外而内推动,应该以当地为主体,倾听当地老店舖、乡间道路的故事,拉起孩子与当地的连结,让他们「愿意」以及「有能力」返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