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莉颖剧本集2《服妖之鉴》


简莉颖剧本集2《服妖之鉴》 俊良:两人念了点书,常常互相讨论,都希望能为社会尽一份力,参加了社会服务队还不够,此时学校有一群学生,热烈发起了为植物人王晓民募款的活动,他们在街上奔波了几个月,也自掏腰包捐款,成功让王晓民去美国就医了。后来知道那群学生是跨校公益组织「中国青年自觉运动推行会」的成员,他们也就加入了。
均凡:王晓民是那个高中就变成植物人的女生?
护士:对,那时候美国就代表了希望。

齐唱:
Yesterday, all my troubles seemed so far away
Now it looks as though they’re here to stay
Oh, I believe in yesterday.

俊良:谢谢大家,我想先说几句话。在大家的努力之下,我们让王晓明一家人得到他们应有的希望,当然不只我们,而是全国年轻人团结在一起才完成这个美好的目标,虽然我们无法认识所有人,但这个岛上,在不同的城市,都有我们的伙伴。

(俊良朗读以下括号内容)

「我们不是自私颓废的一代,
让我们赤子之心相连结;
让我们从自我反省中成长,
我们愿作傻瓜为社会服务,出钱出力,
让人问的温暖与光明永存。」

(护士拉着均凡加入,众人鼓掌,另一个友人A上台跟俊良说了什幺)

友人A:明天我们会继续努力,让更多年轻人加入青年自觉的行列,今天,就跟昨天说再见吧。

护士:明天会进行什幺服务吗?
湘君:刚加入的朋友吗?我们之后会进行的服务有,去育幼院、清扫街道,明天是星期五,车站会很多人,也可以一起去帮忙整顿排队的人潮,美国人来台湾看,笑我们连排队都不会,不能再丢脸了。
护士:谢谢,我知道喔。(两人互看微笑)湘君虽然这样说着,可是没有人知道明天就不一样了。

均凡:我记得王晓民不是一直都没有醒来?
护士:一直到她过世都没有醒来。
均凡:她过世了?
护士:好几年前的事了。
均凡:从年轻就变成植物人一直到死去是什幺感觉。
护士:其实我们一般人也差不多,我们有比植物人更好吗?
均凡:好像也没有,而且植物人要花费的资源可能更少,也不会欺骗感情或背叛别人。
护士:看吧。

湘君:以后我们会固定来这边收垃圾,请不要乱丢!
友人A:请大家往这边排队!不要推挤,谢谢! 我们是「中国青年自觉运动推行会」。
友人B:不要自私。
友人C:不要腐化。
友人A:不要贪婪。
友人B:不要找工作走后门。
友人C:不要送红包。
友人A:不要选举买票。
友人B:不要乱丢垃圾。
友人C:不要吐痰。
友人A:不要让美国人笑我们髒!
护士:那年由台大政大的学生发起,导正社会风气,全国学生、老师、各行各业有万人响应。
均凡:那个年代真无法想像。
护士:无法想像的事情真是多着呢。你爷爷说相信,在街上就已经跟湘君打过照面了。
均凡:什幺时候?
护士:他曾经在街上随手乱丢垃圾,那群捡垃圾的大学生把垃圾捡起来,他相信其中一个一定是湘君,慢慢的他就好像真的看到他们在街上擦身而过的画面。
均凡:那是他想像的,我也会想像我出生那天我妈抱着我喜极而泣。
护士:结果呢?
均凡:她一整天都在睡觉。
护士:我们都喜欢对重要的东西做额外的想像,你越去想,它越重要。
均凡:欸不安慰我一下?
护士:你先写下一个名字。袁凡生。
他叫做凡生。

(凡生出现于场上)

凡生:这时候的凡生在警察局的一个房间等着,他準时每天早上八点上班,下午五点下班,他有一个妻子和两个儿子,生活规律,冷血无情。这个党把他从小职员拉到一个握有权力的位子,从此只有他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来欺负他的份。
他穿着乾净笔挺的全套西装。他叫做凡生。

(两个部下架着湘君)

部下1:不好意思,要邀请你来我们局里泡茶。
湘君:我做了什幺事吗?
部下2:你做了什幺事我不知道,但一定有做什幺事,不然全台湾一千五百万人怎幺偏偏就抓你?
湘君:我朋友呢?
部下1:他们已经在我们局里了,你不配合的话他们会很麻烦。
湘君:你们不能随便抓我,我又没怎样!
部下2:不配合调查,你心里有鬼吧?
部下1:你们看什幺马克.吐温、马克斯.韦伯,这马克什幺不都跟马克思相关?
湘君:我没有办法跟文盲说话,你拿起来看一看!
部下1:看了就跟你一样下场谁敢看?
部下2:废话少说,走!

(两人将湘君丢到凡生的房间)

部下2:有人问说,干嘛抓他们,他们做的只有打扫跟募款不是吗?
部下1:没事一群大学生聚在一起搞公益,怎幺可能只有打扫跟募款,一定是有目的的,
部下2:党是这幺想的,不管是什幺党,只要是,
部下1&2:党,都会这幺想。
均凡:他们为什幺要抓他们?
护士:需要什幺理由吗?

凡生:又是你们啊。(顿)年轻人很容易被煽动,你的爱国心容易被不法人士利用。
湘君:我们只是去扫地。

(顿)

凡生:贝多芬,《英雄》。每次听这首曲子,就完全明白你们这些读书人怎幺会前仆后继的想当英雄。但人家是英雄你们是什幺,会赚钱了吗?能自己养自己了吗?学校栽培你是让你学专业不是去扫地的。(顿)许湘君,你要说了吗。(湘君沉默。凡生将门锁上,把钥匙放进衬衫口袋)在你说清楚讲明白之前,这扇门是不会开的。
念在你是个女大学生,我不会怎幺样,我就在这边等,看你要撑到什幺时候。
湘君:我不知道只是扫个地还会有这幺多问题。
凡生:你要扫地以后还嫌不够扫啊?要不要来我家扫?你以为这种藉口我会信吗?没事扫什幺地?
湘君:那叫无私的付出。
凡生:然后呢?除了扫地还做了什幺?(沉默)你知道读书人最怕什幺吗?(将湘君拉起趴在桌上)最怕丢脸。(凡生走到湘君面前,拉着她的衬衫)我问你一句,答案我不满意的话,我就开你一颗扣子。在这里我就是老大。上个月15号你人在哪?
湘君:我不记得。

(凡生解一颗扣子)

凡生:你是不是在街上买了《中华日报》?
湘君:是,但我不记得是不是那天。

(解一颗扣子)

凡生:而且还买了不止一份?是不是?
湘君:是。
凡生:你还记得你那时候跟旁边的人说什幺吗?
湘君:我不记得了。

(又解一颗扣子,此时凡生需要坐下)

凡生:好了,我觉得烦了。(呼吸困难)站着不要动!(湘君不动)接下来你自己解。
凡生:你承认你讲过同情政治犯柏杨的话吗?
湘君:我没讲。

(解一颗扣子)

凡生:你们一群人聚在一起,有看过鲁迅跟沈从文吧?(顿)
湘君:没有。

(解一颗扣子)

凡生:再这样下去我看整件脱下来啰。
湘君:(顿)脱吧。
凡生:什幺?
湘君:不管你怎幺逼我我都不会承认,把我脱光丢到街上我也不会承认。
凡生:你以为我是吃素的啊?你不担心你男朋友的安危?

(湘君静默不语)

凡生:(看着湘君的内衣)站过来一点。(顿)你这个内衣是什幺牌子的?现在这个款式很流行吗?美国的?(湘君沉默)回答啊,你当我这不是问题啊。

(凡生很随意地弹着湘君的肩带)

湘君:湘君感觉万分羞辱,突然一个冲动让她丧失理智,(突然用力转身)随便你要怎样,但不要以为你可以羞辱我!
凡生:然后,凡生昏倒了。(凡生昏倒躺下)

均凡:这是什幺情况?

四、祕密

护士:湘君大吃一惊,自己可没有碰到他啊,她探了探凡生的呼吸,确定对方还活着,要是死了她麻烦就大了。
湘君:湘君匆匆将衬衫穿上,她犹豫一下,伸手到凡生的口袋内想找那把钥匙,在找的时候。
护士:她摸到衬衫底下有彷彿钢圈的形状,就好像她身上穿的那件一样。
湘君:忍不住好奇,她拉开了凡生的领口。
凡生:看到身为男性的凡生穿着一件明显过小、过紧的女用调整型内衣。
护士:原来凡生偷穿他妻子生产后的调整型内衣,把他勒得喘不过气来。
湘君:这时候凡生,
均凡:醒来了。

凡生:凡生一个下意识他立刻抓住湘君的手臂。
湘君:湘君第一个反应就想逃跑但完全逃不了。
凡生:你看到了?
湘君:我没看到。
护士:两人沉默。
湘君:凡生拔出枪来指着湘君,天啊她感觉自己命在旦夕但又只能假装镇定有时候就是身体反应比什幺都快(湘君跪下),我死也不会说出去。
均凡:不要杀她!我要报警啰!
护士:他就是警察!
均凡:啊。
护士:放心啦,这把枪一直都没有发射。(微笑)就是这把(拿出枪),这是凡生的遗物。

凡生:死了就不会说出去了。
这世界不能有人知道我的祕密,呼(喘息),
湘君:对不起,但是你那件真的太紧了……
凡生:我知道!等你离开我再处理……好紧咳咳咳……
湘君:需要帮忙吗?
凡生:不需要!
护士:凡生拉开枪的保险,
湘君:我带你去买合适的内衣!
护士:听到拉开保险的声音,湘君像是脑袋被打到一样说了这句话——
凡生:凡生愣住。
湘君:你杀我会很麻烦,还要处理尸体、还要找到一个合理的原因,我要跟谁讲?根本没人可以讲,你是局长,我只是一个学生,谁会相信我?而且而且讲了对我有什幺好处?而且美国年轻人都裸体上街了,我们也要,也要跟着进步……
凡生:凡生沈默。
湘君:在美国也是有男人穿女生的衣服,苏格兰的男人不也穿裙吗?
凡生:有这种事?
湘君:这没什幺,比较开化的国家都这样。
凡生:所以美国人都这样?
湘君:我下次拿照片给你看,我去美国念书的同学寄给我的。
凡生:不奇怪?
湘君:一点也不奇怪,我们就是太保守了,发展才会输给西方。(见凡生犹豫,又继续讲)以前在学校,早上升旗,天气热,有一个女同学突然昏倒了,后来才知道她内衣太紧了,处理这些事情我们很有经验,女生当了一辈子也不是白当的,以后你可以找我讨论,
凡生:讨论。
湘君:对,化妆啊、口红啊,腿不好看怎幺挑迷你裙啊,我上次买了一只新的口红,花了我一个月的,
凡生:什幺口红?
凡生:听到这个关键字,凡生犹豫了,他多幺想要一支口红。
湘君:大部份当然都是以国家社会为重,但有时候打扮打扮心情都不一样了。
凡生:他多幺想要一支口红。(表现出多想要一支口红的动作)

(插入曲为中岛美雪的〈ルージュ〉〔口红〕:
生まれた时から渡り鸟も渡る気で
翼をつくろう事も知るまいに
気がつきゃ 镜も忘れかけたうす桜
おかしな色と笑う
つくり笑いが上手くなりました
ルージュひくたびにわかります
〔中译:
候鸟并不知生来就要为渡海梳整羽毛
一留神才发现连镜子都快忘记的那淡樱花色口红
真是可笑的颜色啊
现在的我已经很会陪笑了
每擦一次口红就有所感触〕)

凡生:饶你一命可以,但不要忘了,你的朋友张俊良的命,可是掌握在你手上。
如果有一个人听到这件事,就杀你一个朋友,如果有两个人听到这件事,就杀你全家。
湘君:我一出这扇门我就什幺都忘了。
凡生:下个礼拜,西门町,中华商场。

五、口红

(西门町街头)
(口红推销员拿着扩音器,旁边有行人们)

推销员1:各位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挑挑看选选看,我们都有带喔。
推销员2:帮你们科普一下,小故事大启示啦,口红的由来。
推销员1:三千多年前,苏美人就开始使用口红了。埃及豔后是史上第一位执迷于口红的名女人。罗马时代,皇帝尼禄的妻子同样爱口红,在她身边有一百个奴隶,随时帮她涂口红,在皇后影响下呢,爱美的罗马人开发出了独特的口红原料:一种富含水银的海藻,有钱的罗马人不知道这些海藻有毒,贵族们每天化妆,就是跟死神说哈啰。水银透过嘴唇进入人体,最终中毒死亡。你看,口红就是死了都要爱,死了不意外,挑挑看选选看,以前的有毒,现在的梅毒,你梅毒我淋病不要错过不用难过……
推销员2:欸你觉得如果罗马人知道有毒,就不会用了吗?虽然有毒但也不知道涂几次才会死。
推销员1:我不是罗马人。
推销员2:那你会选哪个?永远不涂有史以来最美但有毒的红色,然后很丑的病死,还是涂了有毒的红色,慢慢中毒死去?
推销员1:干你妈莫吵赚钱啦。挑挑看选选看,不用难过爱美不是你的错……

六、中华商场

(凡生与湘君出现在中华商场)

凡生:这张纸上面写着我的身材尺寸(拿给湘君),我们要先约法三章。
湘君:请说。
凡生:我要买一套最好看、最年轻的洋装、内衣、口红和鞋子。
湘君:是。
凡生:我会假装成陪你来买,所以,你学过摩斯密码吗?军训课有没有上过?
湘君:没有。
凡生:没有?国家没救了。好吧,简单一点,你看到我把手靠在下巴上,就表示这套我喜欢,你就照我的尺寸拿。当然你也可以拿你觉得好看、适合我的。到这边为止明白吗?
下一个阶段,我们到试衣间去,你要给意见可以,但是绝不能讲到洋装这两个字,也不能让别人知道是我在穿,
湘君:好,我会很隐密的行动。
凡生:什幺「这件洋装你穿起来很好看」这些话绝对不能给人家听到。
湘君:是,那我要怎幺告诉你穿起来好看还是不好看?
凡生:好,要是我问你说,昨天是哪个辖区报案?就是在问你我穿起来怎幺样,明白吗?
湘君:明白。
凡生:如果你觉得好看的话,你就说,上面的辖区,不好看,就说下面的辖区,明白吗?
湘君:明白。
凡生:要是觉得款式好看但换个颜色,就说右边的辖区。要是觉得颜色好看但换个款式,就说左边的辖区,明白吗?
湘君:等等我记一下,上面,下面,换颜色右边,换款式左边……
凡生:然后不能因为嫌麻烦就不给意见,我绝对看得出来你表面服从,阳奉阴违,明白吗?
湘君:明白。
凡生:好,练习一遍。(站挺)昨天是哪个辖区报案?
湘君:左边。
凡生:左边,嗯……
湘君:嗯就是——局长说颜色可以但换个款式——
凡生:喔对,对,咳,很好,你有用心,很好。
湘君:(陪笑)谢谢局长。

(顿)

凡生:带路啊,我是知道店在哪里喔。
湘君:是的局长。请问俊良他现在还好吗?
凡生:没问题,好得很,有我在,没人敢动他。
湘君:谢谢局长,请问我能去看看他吗?
凡生:现在是你发问的时候吗?(指着某件衣服)昨天是哪个辖区报案?
湘君:下面。
凡生:好,你有用心,很好。

说书:湘君带着凡生逛进中华商场,她想了各种方案ABCD,就算引起怀疑,也能守住秘密。
说书:最麻烦的是俊良的朋友在当店员,如果遇见,要怎幺解释她跟陌生男子一起出现。
说书:但在活着还是死去这两个选项之前,这些都不是重点。
说书:但是那天他们完全没有用到他们订下的暗号。
没有人看他们一眼,所有路人也都视而不见。
说书:因为所有人都在看,或听,中日少年棒球对抗赛。

七、红叶少棒vs日本代表队

(商场上众人听着棒球转播,凡生与湘君一边购物)

不知道哪来的转播:现在日本队的投手站上了投手丘,现在是第六局,第六局,现在的比数来到2:0,我们的投手充分压制对方打击的火力,现在还没有拿下一分,现在轮到我方攻击,我们有没有可能再把分数拉大呢?有没有可能创造奇蹟呢?中华民国未来的希望都寄託在这些孩子身上!好的现在我们的打击手準备好了,

(凡生拿着洋装比划,湘君欣赏)

给他们好看!给他们好看!一垒有人,投手投球,打击出去!这个球直直飞出去了!全垒打!!!

(凡生将洋装披在身上比划,跟湘君绕场,绕不同店,有如四个垒包,分别从不同演员手上接过内衣、口红、跟鞋)

好的,跟全场致意,全国同胞都被这一刻给热烈地感动了!是一支两分全垒打!

(持续播报,此时播报声混杂着国歌响起,场上众人立正,凡生跟湘君仍然像是闺蜜一般在国歌声中拿着口红。湘君看了看四周,凡生看了看四周,察觉目前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光荣的一刻──荣耀的国歌──没人注意他们)
(湘君接过口红帮凡生涂上)
(在昂扬的国歌声中,涂着口红的凡生立正站好,直视前方,湘君一直看着他)
(国歌结束,灯暗)

简莉颖剧本集2《服妖之鉴》

《服妖之鉴:简莉颖剧本集2》

简莉颖 着

一人出版社

继《春眠》之后,剧作家简莉颖第二本剧作集结,既以西方写实剧《三姐妹》、《群鬼》为原型,写尽华人家庭的琐碎日常与爱恨纠葛;也由后汉「服妖」之说、明清「拟男」戏曲获得灵感,透过一名白色恐怖时期「渴望穿女装的警察」,揉合反串扮装、性别倒错与国家暴力于一剧。18禁首度公开剧作《直到夜色温柔》,则描写当代「约炮」文化,勾勒各种爱与性的慾望及困顿。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