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还乡】留下孩子笑容的101种方法:摄影师杨文逸的偏乡毕


毕业纪念册,是一般人从国小、国中到大专院校各求学阶段结束时,都会拥有的一样纪念品,它为每个人留下求学时期重要而珍贵的回忆点滴,值得珍藏一辈子。然而你能想像,对于许多资源不均或匮乏的偏乡地区学生们来说,能拥有一本毕业纪念册竟是一种奢望吗?

「想帮助偏乡地区的每个学童,让他们都能拥有一本毕业纪念册,留住对家乡的美好记忆。」起因于这样一个单纯的动机,专业摄影师杨文逸从2015年开始,投入偏乡学校毕业纪念册义拍计画,并在网路上号召了一群有志一同的人,组成一个义拍团队「一拍团」,至今已为将近800位毕业生完成拍摄工作。

这不仅仅是一份毕册义拍的工作。因为这800位孩子,原本也许没有机会在求学阶段的记忆中,留下一张张充满生命力的笑脸。

【青春还乡】留下孩子笑容的101种方法:摄影师杨文逸的偏乡毕
「想帮助偏乡地区的每个学童,让他们都能拥有一本毕业纪念册,留住对家乡的美好记忆。」杨文逸单纯的起心动念,从2015年开始了这项偏乡毕册义拍的行动,至2018年已有40多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加入。
每一个人,都有能力改变世界

新闻和网路上时常充斥着不少暴力冲突、言语攻击等负面消息,种种讯息都让杨文逸不禁自我省思:「如果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是不是能为这个社会带来多一分的感动和正能量呢?」

当杨文逸听闻一位校长提到——资源匮乏的偏乡学校即使有经费,也因地处偏远、交通不便,难以请到专业摄影师来为学生拍摄毕业纪念照。因此没有毕业纪念册,往往成为这些毕业生们的一大遗憾——让他决定开始为偏乡学校进行毕册义拍的行动。

回想起第一次深入偏乡,当杨文逸身处于仅能勉强通过一台车的产业道路上,他大感吃惊与怀疑,难以相信在这幺偏僻荒凉的深山里,竟然还会有一所学校?他同时也理解到为何没有摄影师愿意接下这份工作,因为从距离学校最近的投宿点,开车到学校还要将近2个小时,一来一回就得花上4个小时;这还不包括从投宿点再返家的时间,可说完全不符合成本效益。

历经7、8个小时的拍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杨文逸有些筋疲力竭地坐在校门口休息,这时学生们一边进行课后打扫、一边唱着母语歌谣;这时听着在山头间迴荡的动人歌声、望着眼前的一片夕阳美景,杨文逸突然觉得自己宛如置身于天堂般,内心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和感动。于是他告诉自己:「每一年,我都要继续义拍的工作。」

杨文逸一个人从2015年开始毕册义拍行动,拜网路发达之赐,当他在网路上发出消息,到了2018年竟然有40多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加入这个义拍团队「一拍团」。初期这些人并非固定成员,只要有意愿就能一起同行;团队中的角色不只有职业摄影师,其中也有些人是担任侧拍或助理的角色,若有完全不是摄影专业的人希望加入,则会请他们提供一项自己的才能,例如做饼乾或蛋糕给孩子们吃,都让这个团队逐步茁壮。

【青春还乡】留下孩子笑容的101种方法:摄影师杨文逸的偏乡毕
从一个人变成40个人,杨文逸与义拍团队背后凝聚的是一股回馈偏乡的正向力量。
单纯的起心动念,竟能引发深远而广泛的影响力

起初,从毕册的拍摄、编排到製作成册,杨文逸皆一手包办,不但耗费他很多时间、心力,有时甚至不得不推掉可以赚钱的工作;就连辛苦所赚到的钱,也几乎都投入了毕册的製作成本中。现实的压力,让他每年都为了要不要继续苦撑下去而陷入好一番挣扎,后来即便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义拍团队,却也经常面临人力和财力不足的窘境。

幸好,期间也曾获得不少企业公司的赞助和募款,像是中华三菱在杨文逸的偏乡义拍时,便会免费租借交通工具,并在2019年赞助30万元做为毕册製作费用,给予杨文逸和义拍团队最实质的帮助和支持。此外,每当看见孩子们拿到毕册时的开心笑容,以及他们诚挚的感谢话语和一张张字条,也都成为杨文逸坚持下去的动力。

2019年,杨文逸申请的「社团法人偏乡学子圆梦公益协会」将正式成立,希望透过较为完善的组织运作,让计画得以顺利进行,并且帮助到更多的偏乡学生。最重要的是,他明白了做这件事不只是拍照而已,还具有更深层的意义和重要性。

例如有些孩子会热切地告诉杨文逸,将来长大也要加入他们的团队一起去义拍。不久前,还有一位已到外地念高中的学生透过网路跟他说:「杨大哥,我现在在外地读书,很感谢你为我们所做的毕业纪念册,让我在想家的时候能够打开来看一看,这个礼物真的很棒!」

【青春还乡】留下孩子笑容的101种方法:摄影师杨文逸的偏乡毕
苗栗海宝国小学童的真挚的笑容,杨文逸摄。
与偏乡孩子成为朋友,发现拍照以外的隐藏问题

4年间的拍摄工作,让杨文逸与许多孩子在生活中成为了「朋友」,彼此会交换Facebook或Instagram这些社群帐号,平时从网路上便能得知孩子们的生活近况,却也让他发觉偏乡地区隐藏的一些问题。

比起一般的大城市,特别是在这种相对较为封闭的环境中,当孩子受到家暴、性侵等伤害时,能够自我保护的力量微乎其微,甚至可以说是求助无门。杨文逸曾经从几个孩子在网路上发布的照片或文字中吐露的心声,观察出他们可能受到伤害的蛛丝马迹,而想要进一步协助他们。杨文逸感慨地说:「我对于这群弱势孩子们的期望,不是期盼他们未来一定要有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能够平平安安地长大,走正途、不学坏,这样就足够了。」

决定成立社团法人偏乡学子圆梦公益协会的目的,除了希望毕业纪念册的义拍计画得以长久延续以外,更需要结合广泛的社会资源和力量。例如有了社福人员的加入,就可以在发现孩子身心受创或行为偏差的第一时间,给予专业的协助让问题得以妥善解决;而未来更长远的目标,是帮助更多偏乡孩子们实现他们的梦想。杨文逸相信,当无数颗希望的种子一起萌芽茁壮,最终必能凝聚成为一股翻转世界的强大力量。

【青春还乡】留下孩子笑容的101种方法:摄影师杨文逸的偏乡毕
2016年屏东牡丹国小毕业照。

中华三菱推动永续城市,长期关心偏乡青壮年人口流失议题

中华三菱长期投入「原梦计画」推动部落送暖活动,透过员工自发性的提案和网路社群的传播,发现了很多为台湾这片土地努力和付出的人,2018年起,中华汽车特别投入「偏乡学子毕册圆梦计画」提供车辆接驳服务,协助摄影师杨文逸前进部落,为深山部落即将毕业的孩子留下永恆的画面。

上一篇:
下一篇: